《月光光新慌慌》資深特效師分享業界心得:熱情是通往成功的唯一道路

2019-01-13 10:03 | 新聞快訊  
{

你可能不認識他的名字,但你一定看過他的作品,克里斯多福尼爾森(Christopher Nelson)是業界有名的特效師/特殊化妝師。他近期最有名的作品,就是去年的《月光光新慌慌》(Halloween)。我們很榮幸訪問到尼爾森,請他談談他豐富工作經歷中的心得。

 

Dread Central:請問你是如何開始從事特殊化妝與特效工作的?

 

尼爾森:這是一段非常漫長的故事,講出來你可能會覺得很無聊(大笑)。我在6歲多時看了恐怖與科幻電影,立刻成為了迪克史密斯(Dick Smith)與朗錢尼(Lon Chaney)這些恐怖明星的大粉絲,於是我開始從家裡的材料摸索,想要製造出跟他們臉上扮裝成怪物時一樣的效果。我當初的想法只是想要跟他們一樣扮成怪物,然後嚇嚇我的朋友們。但我慢慢地接觸更多這方面的學問,並且研讀一些專業書籍之後,我開始對這門技藝產生了真正的興趣。隨後我在15、16歲時搬到了洛杉磯,開始拜訪一些特效或特殊化妝的工作人員,並且接觸業界的一些雜工。我花了很多時間在學習、關注並請教熟練這些技巧的人們....然後我就在這了!我也很難以置信!

 

Dread Central:你提到了朗錢尼與迪克史密斯,還有哪位影星或相關人士激發你對恐怖電影化妝的興趣呢?

 

尼爾森:當然還有瑞克貝克(Rick Baker)....我想這串名單是講不完的,有很多很多從業人員激發我的創意並影響了我,不過如果以演員來說,我想蓋瑞歐德曼會是其中一位,因為他本身非常熱愛特殊化妝。

 

Dread Central:你的IMDB檔案上資歷非常豐富多元,從主流電影到獨立電影、從恐怖類型到各種類型的電影你都參與過。以你工作的專業角度,覺得恐怖電影與其他類型電影有什麼差別嗎?

 

尼爾森:對我來說,電影是一種敘事方式,無論哪種類型電影都一樣,但不同類型會激發不同的情緒反應。當然,我比較偏好恐怖類型,是因為這是一種非常極端的敘事手法,這種類型會讓我有一種熟悉感。恐怖電影以前有一些不好的名聲,通常都會被認為是粗製濫造的作品,但是這麼多年來,我們很努力地把這個類型做得夠好夠精緻。讓恐怖電影能夠得到他應有的榮耀。

 

Dread Central:恐怖電影有很多子類型,你比較偏好哪一種呢?

 

尼爾森:其實我都還蠻喜歡的,當然,砍殺類電影可能比較偏愛一點,但我也製作很多鬼片,像是《時空攔截》(Jacob's Ladder)那樣特殊的電影我也很喜歡,這種電影反而很少見。我想像這樣心理類型的恐怖電影應該要多一點,像是《時空攔截》與《宿怨》(Hereditary)等等。如果我今天不當特效師,我想我可能會轉去做心理醫生。因為我非常著迷於人類的心理活動....但我也很喜歡簡單粗暴的砍殺電影,我現在正在製作一部幽靈砍殺電影,很可惜不能透露,但我製作得蠻愉快的。

 

Dread Central:《月光光新慌慌》很明顯成本不高,你有感受到明顯的資源受限嗎?你有什麼創意是因為預算不夠而必須放棄的呢?

 

尼爾森:這是當然,我的意思是,當你意圖創新時,一定會有些很不一樣的點子,但這些點子都需要成本與時間,而這兩樣東西在這次的《月光光新慌慌》裡都受到嚴格限制。可是其實我並沒有感受到受限,我投注了熱情,激動地參與這次計畫,因為我就是一個《月光光心慌慌》迷。我們先前就已經決定,一定要做出某些成績,不管我們手上有多少錢。我們就是要讓它成真!這種激動會讓你忘記預算問題。而且當我們知道所有人跟我們的想法都一致,為了要讓電影成功,我們會有很多跨部門的合作,發揮我們的熱情,一起討論該如何處理這個題材,而這永遠都會讓成果更完美。在小成本電影裡工作有一種獨特的美感,但你永遠都要懷著愛意去執行你的工作,所以我並沒有覺得工作上受到限制。

 

Dread Central:我們愛死開場的那個南瓜燈籠了,這部電影裡你最引以為豪的創作是什麼?

 

尼爾森:絕對會是邁爾斯的面具,我真的為它感到驕傲,我知道粉絲很關注這個面具,我也聽到很多人對這次的面具感到不滿,但我也聽到很多人喜歡的聲音。可是不管大家怎麼說,我要說我非常自豪。

 

說到那個燈籠,我也很愛,但那其實是導演大衛高登格林(David Gordon Green)的點子。而我有一個優秀的團隊,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打造這個燈籠,現在它變成很多人喜愛的東西,我聽說甚至好像還有它的玩具要上市。這對我來說真的太酷了,能夠打造一個讓全世界人們在家就能享受的酷玩意,這真是太棒了。不管是邁爾斯的面具,還是這個燈籠,它們都讓我驕傲,因為你知道你打造的玩意,每天都能讓全世界的很多人過得開心愉快。

}

相關新聞